Author Archives: Dr. lawrence CHAN 陳澤鵬博士

國學大師南懷瑾 – 睡覺的訣竅 (2/5)

二、睡眠與疾病  

現代的生活習慣和生活方式給人們的身體帶來了很多負面影響形成「四大病」:水果病、冰箱病、電視電腦病、熬夜病。肝臟有一特點:臥則回血,坐立向外供血。

子時(23:00-1:00),其實23點就是新的一天的開始,並不是0點開始的,這是我們犯的誤識。肝膽相表裏,互為一家,23點膽經開了,如若不睡,大傷膽氣,由於十一臟腑皆取決於膽也,膽氣一虛,全身臟腑功能下降,代謝力、免疫力紛紛下降,人體機能大大降低,膽氣支援中樞神經,膽氣受傷易患各種精神疾病,比如抑鬱症、精神分裂症、強迫症、躁動症等。子時膽要更換膽汁,膽經漸旺人如不臥,膽汁更替不利,過濃而結晶成石,久之即得膽結石,如果把膽給摘了,一摘就膽怯了,全身的免疫力下降了50%以上,所以不能摘,要用它本系統的巨大潛能把它化掉。

丑時肝經最旺,丑時(1:00-3:00)不眠,肝無法解除掉有毒之物,產生新鮮血液,因藏血不利,面呈青色,久之易患各類肝病,現在有些人肝不太好,特別在歐洲平均4個人就有一個大三陽或是小三陽,大都是因為違反自然規律過了子時不睡覺造成的。A肝比較好治,B肝就很難治。B肝病毒攜帶者,是由於晚上經常不睡覺,人太虛弱了,也就是說秩序太亂了,病毒已經到了細胞裏了。也就是說B肝的病毒已經到了細胞裏面,但是現在它還沒有能力造成肝炎,當人身體處於最薄弱的時候就形成成肝炎,B型肝炎就意味著將來40%-60%的肝硬化。聰明人應瞭解天、地、人之間的關係,不聰明的人就是應該被淘汰的人。 肝主疏洩,過子時不睡,可引起肝疏洩不利,肝氣鬱結,可見易怒,頭痛頭暈,眼紅,眼痛,耳鳴,耳聾,胸肋脹痛,女性月經不調,便秘,也可引起肝氣升發不足,人會目倦神疲,腰膝酸軟,暈眩,失眠,驚悸,精神恍惚,重則會暈倒在大街上,不省人事。 肝有藏血、調節血液的功能,過子時不睡,會造成肝血不足,還會引起吐血、流鼻血、皮下出血、牙齦出血、眼底出血、耳出血等出血症狀。 肝開竅於目,過子時不睡,易引起肝虛,則出現視力模糊、老花、夜盲、畏光、迎風流淚等症狀,還會形成青光眼、白內障、眼底動脈硬化、視網膜病變等眼疾。 肝主筋,其華在爪,過子時不睡覺,會引起肝血不足,就出現筋痛、麻木、屈伸困難、痙攣抽搐、易造成灰指甲、缺鈣、髕骨軟化、癲癇病、骨質疏鬆等症。

肝與心,過子時不睡覺,可引起肝血不足,由於心主一身之血脈,肝有儲藏和調節血液的功能,會造成心臟供血不足,引起心慌、心顫等症狀,嚴重的形成心臟病、高血壓等心腦血管疾病。

肝與脾,過子時不睡覺,會引起肝胃不和,由於肝助脾胃消化,由於肝氣太虛不能助脾胃消化,使人脾胃消化功能不好,表現為舌苔厚,長期以來會造成中氣塌陷。

肝與肺,過子時不睡覺,無法滋陰潛陽,肝陰虧損,引起肝火過盛灼肺,出現乾咳或咳嗽、咳痰血等木火刑金的症狀,易導致牛皮癬等各種皮膚病。

肝與腎,過子時不睡覺,肝虛導致腎虧,由於肝腎同源,容易造成生殖系統疾病、不育、骨病、牙病、脫髮、糖尿病、腎衰竭等疾病。

待續: 睡覺的訣竅  Part 2/5

國學大師南懷瑾 – 睡覺的訣竅 (1/5)

不寐 (即現代所指之失眠) 是都市人的普遍病患,具體是指經常性的睡眠減少,或入睡困難,或寐而易醒,醒後不能再度入睡,甚或徹夜不眠,這些都屬不寐,即現代所指之失眠。最近重讀已故國學大師南懷墐一篇題為睡覺的訣竅,體會較當年初讀之時,更有一番體會,現將全文與大家分享。

國學大師南懷瑾  – 睡覺的訣竅

一個人真正睡著覺最多只有兩個鐘頭,其餘都是浪費時間,躺在枕頭上做夢,沒有哪個人不做夢。至於醒來覺得自己沒有做夢,那是因為他忘記了。 通常一個人睡兩個鐘頭就夠了,為什麼有人要睡7、8個鐘頭?那是你賴床躺在枕頭上休息的習慣養成的,並非我們需要那麼久的睡眠時間,尤其打坐做功夫的人曉得,正午只要閉眼真正睡著3分鐘,等於睡兩個鐘頭,不過要對好正午的時間。夜晚則要在正子時睡著,5分鐘等於6個鐘頭。 就這個時間的學問又大了,同宇宙法則、地球法則、易經陰陽的道理有關係,而且你會感覺到,心臟下面硬是有一股力量降下來,與丹田(腎上)的力量融合,所謂「水火既濟」,豁然一下,那你睡眠夠了,精神百倍。所以失眠或真要夜裏熬夜的人,正子時的時刻,哪怕20分鐘也一定要睡,睡不著也要訓練自己睡著。

過了正子時大約12點半以後,你不會想睡了,這很糟糕。更嚴重的,到了天快亮,4~6點卯時的時候,你又睏得想睡,這時如果一睡,一天都會昏頭。 所以想從事熬夜工作的人,正子時,即使有天大的事也要擺下來,睡它半小時,到了卯時想睡覺千萬不要睡,那一天精神就夠了。不過失眠的人都挨過12點,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結果快天亮睡著了,到第二天下午都昏頭昏腦,因此你會感覺失眠、睡眠不足,實際上是你沒有經驗。

一、睡眠的規則 

戰國時名醫文摯對齊威王說:「我的養生之道把睡眠放在頭等位置,人和動物只有睡眠才生長,睡眠幫助脾胃消化食物;所以,睡眠是養生的第一大補,人一個晚上不睡覺,其損失一百天也難以恢復。」 晚21點到凌晨5點為有效睡眠時間。人是動物,和植物同屬於生物,白天(凌晨5點到晚上21點)活動產生能量,晚上(21點到凌晨5點)開始進行細胞分裂,把能量轉化為新生的細胞,是人體細胞休養生息、推陳出新的時間,也是人隨著地球旋轉到背向太陽的一面。陰主靜,是人睡眠的良辰,此時休息,才會有良好的身體和精神狀態。這和睡覺多的嬰兒長得胖、長得快,而愛鬧覺的孩子發育不良是一樣的道理。

睡覺是養生的一大功能,養就是用大量的健康細胞去取代腐敗的細胞,如一夜睡不著就換不了新細胞。如果說白天消亡1百萬個細胞,一晚上只補回來50萬個細胞,這時你的身體就會出現虧空,時間長了,人就糠了,像糠蘿蔔似的。為什麼世上有百歲老人呢?因為他們每晚都在21點鐘準時睡覺。 植物吸收陽光的能量,夜裏生長,所以夜晚在農村的莊稼地裏可聽到拔節的聲音。人類和植物同屬於生物,細胞分裂的時間段大致相同,錯過夜裏睡覺的良辰,細胞的新生遠趕不上消亡,人就會過早的衰老或患病,人要順其自然,就應跟著太陽走,即天醒我醒,天睡我睡。人在太陽面前小如微塵,「與太陽對著幹」是愚蠢的選擇,遲早會被太陽巨大的引力摧垮。這是客觀真理。 現實生活中,不少人有入睡難,睡眠質量不高的毛病。睡眠不好是一個綜合性的問題,如肝火過盛,睡覺警覺;胃火過剩,睡覺不安;肝陰不足,睡覺勞累。

待續: 睡覺的訣竅  Part  1/5

書報讀後 : 疲勞困擾港打工仔 – 慢性疲勞症候群 (一)

疲勞困擾港打工仔

病友說:「醫師,我睡眠情況非常差,醒後好像沒有睡過一樣,日間非常累」;有些病友會說:「我睡醒後,全身肌肉和關節疼痛無力」。這時我多會跟他/她們說:「這種情況多半屬現代醫學所指之慢性疲勞症候群(CFS),客觀上,假如符合下列1994年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對CFS的診斷標準中的三個條件,便可確診」。

個體已經患有嚴重的慢性疲勞連續6個月或以上,而疲勞不與正在進行的體力消耗或其他醫療的因素有關。 另外,這種疲勞明顯地干擾着日常活動和工作。 若個體同時有4或更多的以下8症狀同時;而疾病的症狀呈持續性,或復發時間連續6個月或以上,並必須發生於實際疲勞出現之後:

  • 體力勞動後全身普遍不適持續超過24小時

  • 睡眠後仍精神不振

  • 短期記憶或濃度顯著減低

  • 肌肉疼痛

  • 關節疼痛無紅腫或發紅

  • 頭痛

  • 頸部或腋下淋巴結腫大不適

  • 頻繁或經常性的喉嚨痛

一般認為,慢性疲勞症候群與心理壓力、情緒困擾(如憂思過度、煩惱緊張、精神壓力、心理創傷)有關,並沒有生理問題,傳統中醫學並無慢性疲勞綜合征的病名,然而就病因與臨床症狀來看,可歸屬於中醫學“虛勞”與“鬱證” 的範疇。

待續: 何謂“虛勞”與“鬱證”?

書報讀後 : 國醫大師鄧鐵濤 – 對抗生素的思考

為什麼外國那麼害怕流感?因為他們只有抗生素及未有成熟的抗病毒藥之故。尤其是“小柴胡湯證”,用西醫方法治之甚難,而用小柴胡湯3劑便可收功。

下列文章是國醫大師鄧鐵濤於1999年所寫,十多年後,拿來再看,也絕不過時。它不單闡明抗生素的缺點,更加指出中醫師學了西醫的「發炎」理論,往往忘記了治發熱性病,還有傷寒論學說。一遇發熱病,首先考慮的是抗生素,豈知“桂枝湯證”、“麻黃湯證”決非抗生素所能除。

对抗生素的思考-1         对抗生素的思考-2

對抗生素的思考

抗生素發明之前,中醫治療發熱性、傳染性、感染性疾病,療效非西醫藥所能及。自抗生素發明後,治細菌感染性疾病,療效的確較中醫藥為優,但對病毒性傳染病,中醫藥仍遙遙領先。有人認為青黴素問世後,治肺炎用中藥已過時了,此話值得商榷。 從理論而言,致病菌是肺炎的致病物質,抗生素的使用是消滅致病細菌,除去致病之源。但病菌致病於人,人體有抗病能力,中醫稱之為正氣,正氣足以祛邪。而抗生素既可以殺菌也可傷害人體正氣,這是抗生素的缺點,甚者稱之為毒副反應。所以西藥用於老年人的肺炎,療效往往不理想,原因在於年老體弱之故。西醫有支持療法,但沒有一套扶正祛邪的理論指導。如小孩發熱,屢用抗生素,熱雖退了,但身體卻一次比一次虛弱。抗生素已致不少的聾啞兒童,引起其他併發症和後遺症亦不少。

由於細菌有抗藥性,抗生素不斷更新,抗菌力越來越大,對人體正氣的壓制也越來越強,不能不使人擔憂。西醫同行一再大聲疾呼,切勿濫用抗生素。1999年8月22日《羊城晚報》第3版報導:美國中西部發現了多種葡萄球菌,能夠對抗常用的抗生素,並已導致4名小童死亡。美國醫生及聯邦衛生部門官員憂慮,人類濫用抗生素或會造成“超級病菌”湧現。

目前我國多數醫院,以選用最新最昂貴的進口抗生素為時尚、為有水準!外國藥商拍手稱快,實在使人痛心!是不是進口的最新最貴的抗生素就一定能解決細菌感染的問題呢? 我最近在學校附二院會診:一中年患者,心瓣膜病變,準備手術治療,但患者先是發熱,繼之出現偏癱,按常規用最新的抗生素已多日,發熱不減,病人體質日趨衰弱,家屬曾擬放棄治療。我以口服益氣活血之中藥以治其腦,用紫金錠2片融化,冷凍保留灌腸以治其熱,抗生素治法未變,但患者體溫日降,灌腸6次體溫接近正常。半月後再診,患者熱退,偏癱亦除,精神面貌前後判若兩人。 今年7月,在某大醫院會診一高熱患者符某,女,72歲。雙膝關節骨性關節炎,表面置換術後發熱,體溫38℃-39.4℃之間,已持續16天,用抗生素、抗真菌藥等治療後仍高熱不退。西醫同行稱最新最貴的抗生素都用上了,仍無法使體溫降至38℃以下。用清暑祛濕藥2天不應,舌淡紅、苔黃黑(染苔),脈浮數右緊,重按無力。無汗,畏寒肢冷,高熱,T39.1℃。 考慮此因抗生素未能抑菌卻抑制了正氣,正虛邪伏故高熱不已。7月9日晚予甘溫除熱法,選用補中益氣湯,處方:黃芪15g,白術12g,太子參30g,柴胡、升麻、當歸各10g,陳皮5g,甘草6g。水煎,分2次服。服藥後汗出津津,翌日淩晨熱漸退至37.8℃,疲倦乏力。7月10日仍予上方2劑,分上下午服。熱漸退,體溫在37℃-38℃之間。7月11日脈搏85次/分(手術後脈搏持續110-120次/分左右)精神轉佳。續予上方加五爪龍30g,上下午各1劑。服藥後體溫波動在37℃-37.4℃之間,精神轉佳,咳嗽減少,脈虛時結,胃納漸佳。病人雙膝關節仍焮紅、腫、熱、痛,繼續中西醫隨症用藥1月漸愈。 此例如不大補其中氣,勢必因高熱不退,加上西藥抑制元氣,將盡耗體力而亡。此例所取得中醫藥療效,得到主診西醫認可。

我並不反對在必要時,用中藥的同時,借助於抗生素。應按能中不西,先中後西之原則去採用西藥,在用西藥的同時仍應以中醫之理論為指導。千萬不能以西醫理論指導用中藥。 什麼叫以西醫理論指導用中藥?試舉例言之。最近會診一顏面神經麻痹、左側面癱之中年患者。主診醫生用了牽正散,但又加入大量魚腥草等涼藥。推論其意,須“消炎”之故,治之近10日不效。殊不知寒則凝滯,經絡更不暢通,豈能收效?邀診,我仍用牽正散加減,其中以防風易白附子,重用黃芪等益氣藥,服藥1周歪者得正。此例足以證明,知其方而忽視中醫之理,未能靈活變通,故收效亦難,雖有效亦不理想也。

談到中醫理論,對於治療發熱性、流行性、感染性疾病,傷寒與溫病學說,往往是我們的指路明燈。葉天士說:“或透風於熱外,或滲濕於熱下,不與熱相搏,勢必孤矣。”這是至理明言,是西醫細菌學說所缺乏的。葉天士所說的“熱”是致病的主因(可以看成是細菌之類的致病物質),葉氏不僅重視清熱,還重視“透風”。所謂透風就是解表類藥,風與寒這種致病因素往往為西醫所忽視,重在殺菌以消炎,不知解表使邪有出路的重要性。同樣,“滲濕”也就是使由細菌引起的毒素,從小便而去。上則透風,下則滲濕使病邪孤立,使細菌沒有生存的環境,而病人的正氣又更易於恢復。為什麼用抗生素退熱後,即使無明顯副作用,病人仍精神不振,倦怠乏力,胃納欠佳。而用中藥隨著身熱遞減,精神則複,就是這個道理。

中醫師學了西醫的“發炎”理論,往往忘記了治發熱性病,還有傷寒論學說。一遇發熱病,首先考慮的是抗生素,豈知“桂枝湯證”、“麻黃湯證”決非抗生素所能除。 為什麼外國那麼害怕流感?因為他們只有抗生素及未有成熟的抗病毒藥之故。尤其是“小柴胡湯證”,用西醫方法治之甚難,而用小柴胡湯3劑便可收功。我曾會診此等證,常使西醫同道覺得驚訝。月前一位老朋友因肺部感染住院,症見發熱喘咳,用最新最貴抗生素治療多日,發熱退而咳喘甚。友人多病,常找我診治,這次便給我來電話,通過問診,口授方藥:用桂枝湯合三子養親湯。友人素體虛寒,用各種抗生素,已抑制正氣,表邪不能外解,故用桂枝湯;喘甚亦由於寒痰,故用三子養親湯。藥服8劑而愈。

中醫院應為發揚中醫的基地,千萬不能丟掉中醫,不要以為有了抗生素,便照用可也。由於細菌的抗藥性,抗生素越出越新,價錢越來越貴,一天用藥千元以上,非我國一般人經濟所能負擔,何況還有明顯的副反應。此時正是發揮中醫藥優勢之時,拿起《傷寒論》與《溫病學》等武器,大膽細心地去實踐,用中藥取代抗生素,既能減少病人的負擔,又能減少藥後的副作用。這是一種挑戰,更是中醫的發展機遇。最近有雙黃連注射液,據說效果不錯。只要努力於臨床研究與劑型改革,使治療細菌感染性疾病,重新領先于世界醫林,相信是可以做得到的。 【本文摘自《新中醫》1999年第11期】

一般天灸注意事項

  • 一般每次貼藥成人至多2小時,小兒減半,如在貼藥過程中,局部皮膚出現灼熱疼痛難忍,可提前取下。

  • 敷藥後皮膚出現瘙癢、發紅、起小水疱屬于正常反應,無須擔心,如發生較大水疱,可來診所處理。

  • 貼藥期間,忌生冷、辛辣等刺激食物,忌海鮮、牛羊等發物。

增強免疫力穴位按摩法

常聽人家說:"穴位按摩可以增強人體免疫力",但細心一想,穴位按摩是傳統中醫的東西,而人體免疫力則屬現代醫學/科學的範籌,究竟兩者如何相聯起來?

機體免疫力泛指人體的識別和消除外來抗原性異物的一種生理功能,近代研究指出人類隨著現代生活環境的改變而逐漸引致免疫力低下,而免疫力的下降,亦促使發病率上升,直接影響人類健康。

《黃帝內經》謂:「正氣內存,邪不可干,邪之所湊,其氣必虛」,說明假若人體內正氣充盈,則外來的邪氣(即風、寒、暑、濕、燥、火等),就不能輕易入侵機體。這樣從中醫角度來看,人體免疫力應屬傳統中醫所指之「正氣」,因為彼此都有抵禦外來的致病因素。另者,近年研究亦指出通過穴位按摩作用於機體穴位經絡,可以調節機體內分泌系統達至免疫調節,從而促使機體恢復正常功能狀態。

常用按摩穴位
百㑹穴
位置:位於頭頂正中線與兩耳尖聯線的交點處,屬於督脈,意為百脈於此交會,為臨床常用穴之一。
作用:按摩百會穴可幫助人體提升氣血,達到提神醒腦,增強記憶力,另外亦可減輕眩暈症狀及緩解焦慮情緒。
方法:先將五指聚攏成如尖錐狀,然後輕力慢慢地啄百㑹穴2至3分鐘,如有高血壓長者,不建議用此方法。

太陽穴
位置:位於耳廓前面,前額兩側,外眼角延長線的上方,在兩眉梢後最凹陷處。
作用:按摩太陽穴可促進大腦的血液循環、緩解疲勞。
方法:先以雙手四指並攏按摩雙眼瞼,然後從眼角處向太陽穴移動,然後輕柔環旋揉動穴位,反覆做2至3分鐘。
大椎穴
位置:位於人體頸背後正中綫上,當第7頸椎棘突下凹陷中,是督脈其中的一個穴位。
作用:督脈有統率和督促人體全身陽經的作用,亦稱之為"陽脈之海",而大椎穴則被稱為「陽中之陽」,它具有統率全身陽氣的作用。按摩大椎穴可以疏通經氣、調整體內氣血,間接補充人體腎中元氣,從而保持抗禦外邪的能力。
方法:以食指或中指著力於穴位上,然後輕柔環旋揉動穴位,反覆做2至3分鐘。

湧泉
位置:位於足底部,蜷足時足前部凹陷處,約當足底第2、3蹠趾縫紋頭端與足跟連線的前1/3與後2/3交點上,屬於足少陰腎經的穴位。
作用:腎主藏精,有封藏精氣的生理功能,主管人體生長、發育和生殖功能。按摩湧泉穴,可以通過刺激穴位經絡達到補益腎臟,調節內分泌與神經系統,有提神醒腦的功能。
方法:按摩的最佳時間是每晚睡覺之前,最好於沐足後進行,可用拇指壓揉湧泉穴,每次2至3分鐘,以足心輕輕發熱為宜。

按摩時,可順序由頭頂百㑹穴、兩側額太陽穴、後頸大椎穴至雙腳底湧泉穴,每天1至2次。但緊記有骨質疏鬆的長者,在按摩過程中,手法一定要輕柔,避免骨骼,肌肉系統的損傷。

註冊中醫師   陳澤鵬   2015

article

長者足跟痛的中醫防治

長者足跟痛的中醫防治

很多長者都有足跟痛這問題,它是由於跟腱滑囊炎、足底腱膜炎、跟骨下脂肪墊炎等等所引起的痛症。現代研究認為骨刺是引起足跟痛的主要原因,當人們在長時間站立、長途行走及行走崎嶇道路時,身體便會反覆令骨刺對應部位的軟組織損傷,長久下來便會逐漸產生無菌性炎症、水腫、肌腱組織粘連,這些癥狀會令局部組織壓力增加而產生疼痛,因此患處多呈紅腫及疼痛等癥狀。另外有研究指出足跟痛與足跟骨脂肪墊萎縮、婦女內分泌失調、體型肥胖及老年人骨質疏鬆等因素有直接關係。(全文見附圖)        註冊中醫師   陳澤鵬  2014

page-0 page-1

                

小腿抽筋

小腿抽筋

冬夜,很多長者在睡眼時,突然㑹發生小腿後肌肉抽筋,這是一種突發的疼痛性肌肉痙攣,發作持續時間由數秒鐘至數分鐘不等,由於發作時不單伴有疼痛性肌肉發硬痙攣,同時更㑹影響睡眠的質量,因此對長者非常困擾。這症狀在西方醫學上稱為腓腸肌痙攣,而中醫學上則屬痺症範籌,長者如有此等症狀多與脾(主肌肉)、肝(主筋)及骨(主骨)等臟腑虛弱有關而導致個體氣血不足,而冬夜陰寒之邪,令下肢經絡脈脈、氣血凝滯導致氣血不足,從而引起小腿抽筋疼痛。另外中醫學認為肝藏血,夜間睡眠時血液需要量相對減少,多餘的血會回流肝臟,因此用於濡養肌肉筋腱之血趨少,血不足引致筋脈失養,小腿繼而產生痙攣疼痛。治療上,中醫一般在辨証論治基礎下以調養臟腑、舒筋通脈、溫經祛寒、解痙止痛為治則。

除了針藥之外,穴位點按以緩解症狀。長者可於小腿抽筋時揉按承山及委中這兩個穴位。承山穴位于小腿後方正中綫上,當提起腳尖時,能看到小腿後方肌肉的交角凹陷處,用手找時可在小腿後面從上順著正中往下推,當推至肌肉變薄處,那就是承山穴;而委中穴則是在膝蓋後方橫紋的中間點,大約於膕窩中心處。當進行手指點按穴位時,長者可感覺到按處有酸麻脹,甚至有疼痛感,那便是到位了。當點按之後,疼痛痙攣可很快得以緩解。
點按手法:在找到穴位後,用姆指點按穴位,力度應由緩慢逐漸增加,直至穴位處有酸脹感覺為度,然後繼續點按約3分鐘,除了點按上述穴位外,長者亦可以用虛掌以節奏性拍打小腿肌肉3分鐘,亦可有效緩解緩解症狀。最後, 長者如經常發生小腿抽筋,平素應在以下生活細節上多加注意-
  • 飲食要均衡,多進食含鈣的食物如奶類,海帶等。從中醫角度來說,則認為多吃有助氣血生化之食物,例如紅棗,木耳,淮山,桑椹子,合桃等以促進氣血運行及禦寒袪濕;
  • 要保暖雙小腿,避免風寒,電風扇直接吹風于小腿,天氣寒冷,可考慮穿着長內褲以保暖;
  • 日間要進行適當伸展運動以鍛煉身體,改善下肢肌肉血液循環;
  • 睡覺時,切忌過久保持同一體位,導致腿部靜脈受壓,血液回流受阻瘀滯,令腿部肌肉痙攣,特別是對於一些靜脈曲張或深靜脈血栓患者;另外,仰臥時不要把被子捂得過緊,避免壓住足部,使腓腸肌和足㡳肌肉綳緊。
註冊中醫師   陳澤鵬    2014

長者冬季養生篇

長者冬季養生篇

《黃帝內經。四氣調神大論篇》對冬季養生有「冬三月,此謂閉藏,水冰地坼,無擾乎陽,早臥晚起,順養閉藏之氣,必待日光,避寒邪也,⋯⋯此冬氣之應,養藏之道也,逆之則傷腎,⋯⋯」及「春夏養陽、秋冬養陰」等不同論述。綜觀《內經》思想,冬季養生著重於補養腎氣和閉藏陽氣兩方面。根據這兩觀點,在此談談長者冬季養生保健應該注意的事項:

〈一〉起居養生

「早臥晚起」即早睡晚起,指的是立冬節氣後,夜漸長而日漸短,這時長者須順應此規律,確保睡眠時間充足,從而令陽氣潛藏,陰精積存。另者,在寒冬個人保暖禦寒方面,衣著不宜過少過薄,室溫也不可調校過低,以免耗損陽氣及引起感冒。但當衣著過多過厚,室溫過高時,軀體腠理開泄,也令陽氣不得潛藏,寒邪亦易於入侵人體。因此,長者切記在冬天時要防寒保暖,特別是要保持頭、背及腳部的溫度。在戶外時,務必要戴上帽子、頸巾和背心以保護頭、頸和背部,以防損傷陽氣而致病。

中醫同時認為,頭頸背部是督脈及太陽膀胱經循行之處,而這兩條經脈分別掌控一身之陽氣及主一身之表,因此在冬季,要經常讓頭背等部位曬曬太陽以增加個體陽氣,這除了有助溫通經脈,亦可改善情緒作用。另者,曬太陽亦可促進體內維生素D的合成,從而預防延緩老年骨質疏鬆的產生。

至於腳部,中醫有「睡前洗腳,勝食補藥」的講法,特別是冬季,寒氣多從地面經雙腿而上,而熱水浸腳確可起保暖作用。這原因是因為人體多條經脈都是經雙腿再入胸腹連臟腑,再上往頭面通腦髓。因此,熱水(或加入中藥材)浸腳可使經氣暢順,氣血運行得以改善,這不但可紓解疲勞,更可增強長者睡眠質量,令入睡加快,睡得較深和更熟。另外,在冬天浸腳亦令全身百骸暖和,這對老年高血壓、心腦血管等慢性疾病皆有極佳防治作用,但浸腳時間不宜太長,長者每晚臨睡前浸腳,應以自己畧出微汗為佳,亦不宜超過20分鐘。

〈二〉運動養生

雖然冬季天氣寒冷,長者亦不可停止運動,但切記避免在大風嚴寒的環境下進行。鍛煉時,應根據自己體質予以調節,運動宜循序進行亦不可過度劇烈以免身體受傷。對於風濕關節痛症患者,更該在冬季進行運動,以改善關節組織的血液循環,並紓緩痛症。


〈三〉飲食養生

具體來説,冬季飲食應當依循「秋冬養陰」這原則,長者切忌進食生冷及引起燥熱的食物,平常應當選取熱量較高的膳食為宜,以補陰潛陽並提高個體的耐寒能力。因此,長者可較平時多吃一些肉類,這也符合冬季著重養藏的概念。另外,民間有「冬吃蘿蔔夏吃薑」這説法,這是指在冬天的時候,陽氣封藏在裏,加上在冬天會多吃點溫補食物,這樣難免引致胃中煩熱,因此在冬季,可偶爾吃點蘿蔔這種較涼性的食物作調節功用,以消滯並減少體內積熱。

〈四〉穴位養生

最後,跟長者分享兩組冬季養生的穴位(湧泉與三陰交)。湧泉穴位於雙腳足底,當屈足蜷趾時,在足心最凹陷處;而三陰交穴則位於小腿內側,內踝尖上3寸,脛骨內側緣後際。長者在平日空閒或在浸腳時,可用手指或用筆桿輪流按這兩組保健治療穴位,這便可達到補腎疏肝解鬱、調和氣血的作用。

註冊中醫師   陳澤鵬    2014

熱敷/冰敷

對於關節及肌筋組織損傷,治療時究竟應該用熱敷或是用冰敷?我曾經和一些有西醫學訓練背景的中醫同學們討論過這問題,但基於各自的立場,他們當然堅持要應用冰敷來處理這些疾患,但我無奈會反問他們有一部中醫經典著作/教科書籍,或有那一位老師/教授論述過冰敷應用這療法?這或許由於我們的老祖宗當時並沒有冰箱或雪櫃⋯⋯一笑?

但今天瀏灠網上資訊時給我看到一篇標題為 RICE: The end of an ice age 的文章,它引述一些2014年初的文獻,提出這個幾十年來認為用休息、冰敷、加壓及抬高等作為標準治療關節及肌筋組織損傷的方案並非全然正確,而冰敷的應用更有可能延遲病灶的康復,甚或引致冰敷組織因血流減少而壞死及做成附近神經永久損傷。全文請參閱

 http://stoneathleticmedicine.com/2014/04/rice-the-end-of-an-ice-age/

註冊中醫師   陳澤鵬    2014